1. <bdo id="goiec"></bdo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goiec"></optgroup><progress id="goiec"></progress><li id="goiec"></li><form id="goiec"></form>
          新聞 政務 黨建 視頻 圖片 社區 評論 旅游 電商
          客戶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數字報

          行走十堰 | 房縣大木廠鎮五谷廟村:伴著離奇傳說 山脊石人高聳

          時間:2022-04-21 08:47    來源:十堰晚報  字體:  打印  播報

          秦楚網訊(十堰晚報)文、圖/記者 韓玉硯 報道:在房縣大木廠鎮五谷廟村,一座孤峰拔地而起。因其神似站立的人物,被當地百姓稱為石人。近日,記者見證兩位攀巖高手登頂石人峰頂的過程,并了解到當地流傳久遠的石人形成傳說,恰巧印證了人與自然相處之道,與今日社會“人與自然和諧共生”的理念不謀而合。

          石人“頭頂”,白皮松郁郁蔥蔥。

          孤峰屹立山脊出類拔萃

          在房縣柳樹埡隧道周邊,綿延數公里石英砂巖形成的懸崖峭壁,形態或嶙峋,或突兀,恢詭譎怪卻又妙趣橫生,人稱十堰版的張家界。而站在柳樹埡公路養護站向南眺望,只見一峰屹然,四山云合,若群龍之攫明珠者,是為石人。

          近日,記者與攀巖愛好者高度、江山攜帶裝備來到這里,決定一探究竟。車停在柳樹埡公路養護站,只見石人屹立山脊,出類拔萃。大致確定方向后,進入孤峰下方的路口。路上,兩側墻垣狀展開的奇峰巖林聳然而特立;下則幽谷,窈然而深藏;中有清泉,瀉出于兩峰之間。

          看似近在咫尺的孤峰,一行人徒步約兩個小時才到達它的腳下。頭頂,密密麻麻的樹木遮擋了視線,我們即便轉換不同地方仰望,也只能窺視孤峰的局部。此時,古人“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”的體會,我們也有了切身感受。

          稍作準備,高度、江山繞到孤峰巖壁較為平整的一面,使用“打點上攀”技術,在巖壁上設置錨點,再利用繩索、安全帶一點點上升,約3個小時后接近峰頂。夕陽下,遠眺群峰聳立的柳樹埡隧道一側,奇峰巖林中片片灰白色巖壁點綴在大面積墨綠樹叢中,還有柱狀石峰、孤立巖墻、筍狀石芽等“微觀”山石,形成了造型多樣、變幻無窮的組合。

          站在孤峰頂端,萬籟俱寂中清風徐來,置身其間,恍如仙境,不禁心動而情溢,令人釋然而快意。返回的路上,我們在雜草叢生中看到幾處略為平坦的土地,殘留人工堆砌的石坎,還有一人環抱的大樹,由此判斷這里曾經有村民居住。當地干部的說法證實了我們的判斷。

          “這座孤峰遠看像人,所以老百姓稱之為石人,石人下方的山溝叫石人溝。”大木廠鎮文化站站長、文體服務中心主任吳繼福介紹,石人溝是小地名,屬于黃家營村管轄,后來并入五谷廟村。

          攀巖高手高度正在攀登孤峰。

          相傳孤峰由當地獵戶變成

          當地一直流傳著石人形成的傳說。相傳在很久以前,這座山的腳下,住著一個叫石柱的年輕人。當地山多地少,射箭技藝很好的石柱以打獵為生,每天出沒山林,早出晚歸。不管什么動物,只要被他撞見,都難逃一死,所以當地動物對石柱恨之入骨。

          一次,石柱在打獵途中遇到一個餓得奄奄一息的受傷女子,把她背回家中。接下來,母親為女子做飯、療傷,幾天后女子傷愈,問她是哪里人、要到哪里去時,她支支吾吾不愿回答,表示愿意留下做石柱的妻子,為他洗衣做飯。

          婚后,石柱繼續以打獵為生。妻子屢次勸他不再殺生,石柱只是嘴上答應,收手數月后再次重操舊業。妻子萬分難過,卻又無可奈何。一日,石柱在門前看見一只狐貍,轉身進屋拿起弓箭追趕,不料狐貍一會兒就消失在山林。一番尋覓無果后,石柱悻悻然回到家中,卻發現妻子不見了蹤影。這時,他才幡然醒悟,原來妻子是狐仙變身,精心設計“偶遇”并結婚,是為了阻止他獵殺野生動物,以免狐仙家族滅絕。

          后悔不迭的石柱,每日站在房后山脊翹首以盼妻子歸來,并在一個電閃雷鳴的晚上化為石人,世世代代矗立在這里。

          傳說印證人與自然相處之道

          在拍攝石人周邊地貌時,記者觀察到這里的山峰有著層層疊疊書頁般的水平層理,同時還有垂直、狹長的裂隙,假以時日,似乎還將出現無數座孤峰。十堰地質環境監測保護站負責人、地質專家徐鵬表示,這一帶峰墻、峰叢、峰林等石英砂巖景觀地貌,是經過流水的長期侵蝕和復雜的地殼運動形成,具有一定觀光價值。

          當地流傳的石人故事雖不足信,但由此可見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之道古已有之,并代代相傳,成為中華文化古老智慧寶庫的一部分。在春秋時,齊國規定山林水澤按時封禁和開放。《管子·地數》記載:“茍山之見榮者,謹封而為禁。有動封山者,罪死而不赦。有犯令者,左足入,左足斷,右足入,右足斷。”這懲罰可謂是非常嚴酷,也可見先秦時期的古人就已經十分重視人與自然的關系,注重按自然規律與自然相處。

          到了今日,人對自然的改造能力更為強大,所以繼承和發揚古人與自然的相處智慧就變得更為重要。同時,這一帶以峰稱奇、以谷顯幽、以林見秀,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和濃郁的原始風貌,或許有朝一日將成為讓人流連忘返的旅游資源,真正實現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科學論斷。

          ( 責任編輯:封榮娟    新聞報料:8110110    版權聲明

          岛国av无码免费手机版